天堂AV网
      • English
      • 简体中文版
      • 交联聚乙烯绝缘电力电缆
      • 充油纸绝缘电力电缆缆
      • 控制电缆
      • 矿用电缆
      • 风能电缆
      • 计算机电缆
      • 架空输电导线
      • 建筑工程用电缆

      • 创建于1945年的上海电缆厂,是天堂AV网的前身,是中国最早的电缆制造工业的主要发祥地,是中国生产电线电缆行业大型综合性龙头企业之一。

        在中国电线电缆工业发展进程中,公司多种产品荣获国家级、省部级优质产品的称号。中国电缆工业发展史上具有较高技术含量的第一根超高压电力...

      “音乐好邻居”是将社区居民请进音乐厅,作为“音乐好邻居”的延伸活动,“上交音乐教室”则是走出音乐厅,用音乐反哺社区居民。 目前,“上交音乐教室”门口已经列出了全年活动,共计6场音乐讲座、2场琴童工作坊、2场室内乐演出。 上交团长周平介绍,早在2010年,上交就成立了教育组,是全国最早开展音乐教育的院团之一,因为规模越来越大,教育组逐渐升级为音乐教育拓展中心。2014年,上交搬进上交音乐厅,开展音乐教育更顺手,品牌意识开始加强,“我们希望以品牌形式去推广音乐教育,而不是零零散散地做,湖南路街道好几个小区,有音乐学院有琴行,都很有特色,我们怎么做才能有亲和力,让更多人介入?‘音乐好邻居’诞生了。” 这是一个完全为社区居民打造的音乐服务项目,除了十元钱的准入门槛,活动几乎都是免费参与。周平希望,“音乐好邻居”能辐射到湖南路街道的10万人群,包括5万住户、5万上班族。上海歌剧院联合上海大剧院全新制作的《纳布科》,邀来了指挥家丹尼尔· 奥伦执棒。 从2012年的《波希米亚人》、2013年的《阿蒂拉》,到2014年的《曼侬·莱斯科》,奥伦与上海大剧院数度合作,缘分匪浅。《纳布科》是“2017年新年音乐会”之后,奥伦与上海大剧院的最新合作。 “随着每一部歌剧创作,威尔第的才能也在增长,他的《纳布科》充满了戏剧和音乐张力,非常有凝聚力。”奥伦解读,“飞吧,思想,乘着金色的翅膀”表达了对家园、对自由的渴望,这是全世界人的渴望,不单单是某个民族的渴望。 “同样是意大利作曲家,普契尼的歌剧相对而言不是很难,但威尔第就不同了,他有难度。”奥伦笑说,威尔第不仅是歌剧天才,也是先知,对以色列人而言,他更是意义非凡的一位作曲家。不妨让我们将时钟往回拨至1999年。时年22岁的范晓萱突然摇身一变,推出专辑《我要我们在一起》。她以制作人的身份掌控自己的音乐方向,在前一张专辑《Darling》中《蓝旗袍》、《哭了》的基础上,彻底与“小魔女”形象做一个“了断”。据闻,这是范晓萱销量最低、但赢得同行赞誉的一张特殊的专辑。 彼时我正读初三,与时下的追星族无异,当范晓萱唱着《健康歌》,我也依葫芦画瓢般“我爱洗澡、皮肤好好”地讨好长辈(以降低“追星”的“非法”认知);当范晓萱剃了寸头,我也忙不迭地剪短头发,露出两侧青色的头皮,以Tomboy的形象区分梁咏琪好感度满满的“短发”,但是,当范晓萱唱着《我要我们在一起》时,作为歌迷的我却顿感迷茫: 在一个认为香港流行乐至上的粤语方言环境中,我的偶像似乎难以再为她的歌迷“赋权”(empower)了。合唱在《纳布科》里占了举足轻重的地位,“飞吧,思想,乘着金色的翅膀” 更被视为所有歌剧合唱里最有名的唱段。为此,奥伦特地邀请了一位常年合作的合唱指挥来指导上海歌剧院合唱团。奥伦特别强调,合唱是有很多讲究的,能调教独唱的人,不一定能教合唱。 导演马西莫·盖斯帕隆是意大利人,建筑师出身,在舞美设计上颇有心得。 因为剧中人物性格复杂,导演特意用白蓝两色区分人物关系,白色指代犹太人,蓝色指代亚述人,放眼望去,观众可一目了然。雕像被用来呈现不同的宗教世界,为了重塑古巴比伦王国和两河流域文化,导演为全剧设计了一个20*40米的超大场景,这在他导演过的歌剧里也是规模最大的一次制作。 三场演出,中国歌唱家张峰、蒙古歌唱家阿马图维希·恩科巴特将分饰纳布科。 “排练很辛苦,但《纳布科》的音乐振奋人心,给人力量。”张峰说,“我本来觉得《纳布科》没那么戏剧,随着排练深入,越来越感觉到它的戏剧化,观众看了会觉得很过瘾,对演员的体力和声音来说也是巨大考验。”4月8日,由上海闵行区科委、科协联手闵行区公安消防支队主办的消防科普舞台剧《火线加速跑》,在上海颛桥镇文体中心上演。 这是上海首部以科普消防题材为内容的原创舞台剧,讲述了6人团队在消防实战演练中突破重重关卡、模拟逃生的故事。 舞台剧中涉及的消防知识包括,居民家庭火灾逃生,公共场所火灾逃生,高层建筑火灾逃生;基础的生活灭火工具;如何查找身边隐患,如何进行火场求救,发生火灾向何处逃跑。 为了满足观众在情绪上的沉浸感,该剧特邀了专业编创团队加盟,一反说教式科普,将科学常识置于情节推进的因果逻辑中,同时,加入了不少简单明快的歌舞以活跃气氛。《Revamp》里好的翻唱和糟糕的相当。Sam Smith的《Daniel》把埃尔顿·约翰的假声替换成Johnny Cash式的温暖质感,完成度很高。Mumford & Sons和Coldplay用自然朴素的方法演绎,给歌灌进自己的灵魂。 Mary J. Blige的《Sorry Seems to Be the Hardest Word》同样作了去高光处理,灵魂唱法代替了原唱的鲜亮流行。Q-Tip和Demi Lovato在保留《Don’t Go Breaking My Heart》旋律的情况下把骨架变成house的鼓点。对比这两个版本很有趣,像翻看家族相册,发现外貌相似的两代人身着不同时代的衣服登场。 埃尔顿·约翰和Bernie Taupin终于实现请饶舌歌手参与《Bennie and the Jets》的夙愿。只是P!nk、Logic加上埃尔顿·约翰自己重新演绎的版本效果抱歉,像中国歌唱类节目喜欢的做法——强行插入rap,怎么浮夸热闹怎么来。 Lady Gaga的《Your Song》在宣传上最用力,得到的评价却最失败。简单的钢琴配乐的确是埃尔顿·约翰标志,但原唱温柔脆弱的诉说感被Lady Gaga一板一眼中气十足的大歌唱法碾压,显出金发少年和大婶级文艺爱好者的区别。直至多年以后,当我亲身经历着二十一世纪第一个十年后期的选秀浪潮,无意中才发觉:原来有那么多参赛者选择演唱《我要我们在一起》,以及李泉本人演唱的《走钢索的人》。这些奇特的作品,让表演者完全迥异于演唱张惠妹的大热金曲《剪爱》、《火》、《听海》的“实力派”。 也就是说,大约过了十年时间,《我要我们在一起》摇身一变,成为无法以高音、所谓“唱功”取胜的年轻人之进击利器:我们重视个性,我们也重视品味。这首未能在商业性取得成功歌曲,无意中变成了反叛者,成为小众(niche)群体的心头好。 有意思的是,那些吟唱着“唉哟,唉哟”、和慵懒呢喃“就快要坠落”的年轻人,几乎无一在比赛中取得了理想成绩。原来,只有在多年后,范晓萱和李泉当年的联手合作,才为喜爱他们的人们兑换成现实的力量。 从1999年,到2009年,再延伸至如今的2018年,一个又一个十年过去了,范晓萱在独立音乐的路上越走越远,越走越广阔,年近半百的李泉也没能学会表演时的“表情管理”,甚至有观众惊呼演唱时的他十分“狰狞”,而我只是感慨,那些不被理解的“另类”与“少年气”,历经多年的忍耐与沉默,终究登上了大众舞台。 他们依然如此年轻,如此纯粹,如此忠于自我。作为观众的我落下的眼泪,当中有一丝委屈,更多的却是久违的释怀。看过演出后,不少观众表示,这部舞台剧将娱乐性和科普结合,很好地带动了观者的情绪,尤其对孩子有实际的教育意义,他们不仅能丰富消防安全知识,了解防震自救知识,还能在娱乐中学习防火逃生经验。 消防部门看过此剧后评价,现今正是火灾易高发时期,这部舞台剧的推出正逢其时,对市民普及消防和火灾预防有着积极意义,也为培养市民的安全观念作了新的尝试。 目前,《火线加速跑》已纳入闵行区公共文化资源配送产品清单,4月8日起在闵行区14个街镇开始为期16天的巡演,覆盖全区逾5800人。4月8日,由上海闵行区科委、科协联手闵行区公安消防支队主办的消防科普舞台剧《火线加速跑》,在上海颛桥镇文体中心上演。 这是上海首部以科普消防题材为内容的原创舞台剧,讲述了6人团队在消防实战演练中突破重重关卡、模拟逃生的故事。 舞台剧中涉及的消防知识包括,居民家庭火灾逃生,公共场所火灾逃生,高层建筑火灾逃生;基础的生活灭火工具;如何查找身边隐患,如何进行火场求救,发生火灾向何处逃跑。 为了满足观众在情绪上的沉浸感,该剧特邀了专业编创团队加盟,一反说教式科普,将科学常识置于情节推进的因果逻辑中,同时,加入了不少简单明快的歌舞以活跃气氛。4月8日,由上海闵行区科委、科协联手闵行区公安消防支队主办的消防科普舞台剧《火线加速跑》,在上海颛桥镇文体中心上演。 这是上海首部以科普消防题材为内容的原创舞台剧,讲述了6人团队在消防实战演练中突破重重关卡、模拟逃生的故事。 舞台剧中涉及的消防知识包括,居民家庭火灾逃生,公共场所火灾逃生,高层建筑火灾逃生;基础的生活灭火工具;如何查找身边隐患,如何进行火场求救,发生火灾向何处逃跑。 为了满足观众在情绪上的沉浸感,该剧特邀了专业编创团队加盟,一反说教式科普,将科学常识置于情节推进的因果逻辑中,同时,加入了不少简单明快的歌舞以活跃气氛。直至多年以后,当我亲身经历着二十一世纪第一个十年后期的选秀浪潮,无意中才发觉:原来有那么多参赛者选择演唱《我要我们在一起》,以及李泉本人演唱的《走钢索的人》。这些奇特的作品,让表演者完全迥异于演唱张惠妹的大热金曲《剪爱》、《火》、《听海》的“实力派”。 也就是说,大约过了十年时间,《我要我们在一起》摇身一变,成为无法以高音、所谓“唱功”取胜的年轻人之进击利器:我们重视个性,我们也重视品味。这首未能在商业性取得成功歌曲,无意中变成了反叛者,成为小众(niche)群体的心头好。 有意思的是,那些吟唱着“唉哟,唉哟”、和慵懒呢喃“就快要坠落”的年轻人,几乎无一在比赛中取得了理想成绩。原来,只有在多年后,范晓萱和李泉当年的联手合作,才为喜爱他们的人们兑换成现实的力量。 从1999年,到2009年,再延伸至如今的2018年,一个又一个十年过去了,范晓萱在独立音乐的路上越走越远,越走越广阔,年近半百的李泉也没能学会表演时的“表情管理”,甚至有观众惊呼演唱时的他十分“狰狞”,而我只是感慨,那些不被理解的“另类”与“少年气”,历经多年的忍耐与沉默,终究登上了大众舞台。 他们依然如此年轻,如此纯粹,如此忠于自我。作为观众的我落下的眼泪,当中有一丝委屈,更多的却是久违的释怀。